望生塔

Sleep now, and dream of the ones who came before.

[授翻][Superbat]持子之心 grasp his heart 1-2

#写在前面:本文涉及灵魂伴侣,双掉马,BvS重写。

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持子之心(一劳永逸)

原作:Steals_Thyme (Liodain)

AO3原文: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译者:sherrystoneage

1-1

第一章 Part 2

*

克拉克在一片废弃的空地上降落,隐藏在附近出租公寓投射出的阴影里。就在不久前,他还沐浴在大都会的落日余晖中,但在这里,黄昏的最后一丝曙光正被哥谭市的石头大厦和它永恒的雾气所吞噬。夕阳西斜,红色的倒影在潮湿的混凝土地上跳跃。哥谭,一个在冬日中绽放的城市。

他的风衣口袋里塞着一张折起的开页纸,上面写着一个地址。他已把地址牢牢刻在记忆里,还是用手指摩挲了下纸上的印痕,以防万一。他听了卡西纳斯尔丽*的证词,也看了她的采访。他不知道与她面对面谈谈会不会对他们俩有所帮助,但他的良心*让他不能坐视不管。

快步走过六个街区后,他很容易的找到了这里。斯尔丽不在这里,而且据楼梯边那个老人的说法,已经有好几天了。他把一个两美元的刮奖卡像护身符一样按在克拉克手中。刻在银灰色背景中的是个熟悉的符号。

“他的身上有一种新的恶意,”老人说。

即使克拉克没在追捕蝙蝠,他也无处不在。他应该紧紧抓住送到眼前的一点细小的线索,然而无论是天方夜谭还是道听途说,老人已无话可说,只让他赶紧离开这里——“他很生气,他在狩猎。”

克拉克也许不会被冻伤,但这不代表他感受不到刺骨的寒意。

老人的警告一直在他耳边回响。克拉克转身进入一条小巷,寻找着避人耳目的起飞地点——他还有点时间找家体育酒吧,在所有人醉成烂泥之前为他的哥谭比赛报道作业搜集点素材。他瞥了眼身后,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阑珊的阴影,哥谭暗黄的街灯,和小巷口冷漠扫射而过的车灯。他再次望向远处,双脚已然从柏油路上飘了起来。

那里有一个人,一动不动沉默着站在他头顶的消防楼梯上。他赶紧落回地面。

有人,但不只是任何人。

“是你,”克拉克说。

哥谭的蝙蝠从阴影中从天而降,稳健地落在地面,披风在身边猎猎作响。克拉克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他绝对是个人类。第二件事,是他是个庞然大物。蝙蝠的体魄健壮的像头公牛,但他行动起来如体操运动员一般,精准而训练有素,宛如对自己身体的极限知之毫厘。

他矫健的步伐有点眼熟,不过克拉克正被他步步紧逼到小巷脏兮兮的砖墙上,来不及细想。

“是我,”蝙蝠的声音单调嘶哑。被伪装过——无疑是蝙蝠兜帽里层层叠叠的电子线路的功能之一,还严严的阻挡着克拉克试图透射的x视线——但他几乎能听出那下面掩藏的他的真实声音。

克拉克咽了咽口水,抬起下巴——蝙蝠不仅身材宽阔,还比他高出了几英寸,居高临下的对着他。克拉克倒没有受到身体上的恐吓,毕竟他可以,如果有必要,从这情境中以最小代价轻松地快速脱身,但他的双手还是在发抖。至少这能让他在等着发现蝙蝠的目的之时装得像样一点。他理解了人们为什么会对他满怀恐惧。

蝙蝠倾身靠近,手指揪住克拉克的衣领。皮手套被打磨的很软;金属关节冰冷的按住克拉克的喉咙。他的嘴已经干了。

蝙蝠顺着挂绳拉出了他的记者证。

“这儿不是你的地盘,大都会,”他说。克拉克听不出他是不感兴趣还是只是变音器的效果。“你为什么来这儿。”

啊。领地意识。

“我在跟踪一个线索,”克拉克说,“不过现在看来我有个新故事了。”

“不,你没有。谁是你的线人。”

“那不重要。”

“重不重要,”蝙蝠说着,攥紧了拳头,“我说了算。”

“他们没做错任何事。他们不需要你的关照。”发生身体对抗是克拉克最不想看到的。他举起双手,手心向外,试图安抚对方。这却更加激怒了对方。

他的眼神很不耐烦,明亮的眼睛在漆黑的头罩中闪烁——他涂了化妆油彩?

克拉克绝对能闻出油彩的味道。也能闻到平淡的碳合成纤维制服,洗涤剂,汗水,洗发露——属于这具生机勃勃的躯体的平凡细节。即使蝙蝠支起肩膀拎起他的外套把他举了起来,他还在追寻着这令人熟悉的感觉。

蝙蝠一把将他推到墙上,钉住了他,让他双脚离地,克拉克再次集中注意力。有地方衣线被扯开了。他甚至都不用假装自己被撞得喘不过气;蝙蝠将膝盖抵在克拉克双腿间,这很…让人清醒。他心脏狂跳着。

某种本能让克拉克抓住了蝙蝠的手腕。一瞬间他的舌头被激了一下,像被闪电击穿。

是谁,”蝙蝠从咬紧的牙缝间溢出怒吼。

“我要是不说你会怎样,”克拉克说。“给我烙印?”

蝙蝠从牙齿间嘶声呼气,声音压过变音器,宛如远处的暴风雨。他像抓住他时一样突然松了手。后退了半步。

克拉克整理了下衣领。斯尔丽的消失让他忧心忡忡,他现在正可以一石二鸟。他可以安抚下蝙蝠,然后让他帮忙找到她。他也许会吓坏她,不过克拉克不认为他会伤害她。

“我在寻找卡西纳斯尔丽,但她失踪了。”

“斯尔丽。”先前的漠不关心一定是变音器搞的鬼,因为蝙蝠的声音充满了厌恶,响亮而清晰。“你只是在追踪你的外星人。”

轻蔑的话语中透着一股失望,仿佛他在期待着别的什么。克拉克皱起眉。“你以为我在做什么?”

“那不重要,”蝙蝠咕哝着。他转过身,卷起一涡破碎的披风。不说别的,克拉克佩服他对戏剧化出入场方式的执着。“离开这里。再让我在哥谭遇到你,你会后悔的。”

领地意识,而且还有极强的控制型人格。不过这在现实中没什么意义。蝙蝠也许认为哥谭是一城之国而他是这里的铁拳统治者,但克拉克像任何人一样有来这里的权利。不过,下次最好先给他提个醒,免得重蹈覆辙。

他也应该避免重蹈覆辙,至少在当前的身份下。

他不知道蝙蝠是否曾被比他强壮的人举在墙上过。克拉克觉得没有——或者很长时间没有过了。他想知道他会如何反应。

克拉克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你会的,”他冲他叫道。“你会再遇到我的。我被邀请过了。”

蝙蝠停住脚步,阴影中一团更浓稠的黑影。克拉克看着他歪过头,也许在思考,也许被克拉克的厚脸皮惹怒。也许在对自己失败的独裁者地位而感到崩溃。

“布鲁斯韦恩不愿对你的行动表示谴责,有他自己的原因。我不确定他仍会对你宽容,如果让他知道你威胁了他的客人。”

他的肩膀抖了一下;深呼吸或者叹了口气,也许是无声的大笑——然后转身回到克拉克身边。攥住克拉克大衣的拳头这回轻柔了一些,虽然也没轻多少。

“布鲁斯韦恩觉得他拥有这座城市。”蝙蝠倾过身,几乎与他面对面。近到克拉克足以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空气在抖动。“他错了。”

他猛地离开,留给克拉克不明不白的暗示和皮下之痒。一声尖锐的回响,一声抓钩铁丝拉出的吱呀。蝙蝠嗖地蹿上一侧的楼房,像个鬼魅一般消失在夜色里。

*

布鲁斯穿过一片片云雾,荡过出租屋白霜剥落的前门,落在一个防火楼梯的废墟上,然后翻上屋顶,奔跑着试图甩开心中的愤懑。肯特不是去同伙那里取水蛭盘,也没在向感兴趣的第三方兜售信息。至少不是今晚。他唯一的罪过就是把鼻子伸到别人那里多管闲事。

他让布鲁斯极其不舒服。他们交锋两次,每次都像是有人踩上了他的墓穴——只想想就让他浑身发抖全身起反应——无论这多么令人不安,布鲁斯还是无法让自己死心。一切直觉都向他指明肯特是他应该追寻的目标。

既然如此,他就继续追下去,直到把一切肯特的问题都弄得水落石出,于此同时把自己该死的私人财产拿回来。

“我是不是该理解为您是在既唱红脸又唱白脸?”布鲁斯耳机中阿福的话传来。

“姑且是吧。取决于明晚进展的怎么样。”

这又是个新的踩火点:阿福暗示的语气。“啊,对。您的晚餐约会。”

“绝对严格的公共事由。”

“实际上也是您的公民义务,先生,”阿福轻快地说。“我就不等着您了。”

*

只花了一个小时左右克拉克就准备好了他与韦恩见面所需的笔记,然后,领带挑选了一半,意识到这恐怕会是今晚最简单的一部分。

他仍沉浸在与蝙蝠相遇的那一晚。这是种奇怪的,失常的感觉。部分是因为他对与一个神秘传说面对面相见没什么先前经验,还有部分是因为那通电般的感觉,就像在暴风雨中飞行一样。那令皮肤刺痛的预感,空气劈啪作响如尚待连接的电弧;只需最轻的触碰就能迸发出火光。

他能确信这一点。然而这该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与布鲁斯韦恩之间刚刚发生了一样的事——

但是——

他也能接受这种可能性。该死的,他怎么可能知道。也许对氪星人来说有两个灵魂伴侣很正常。或者,上帝保佑,还可能有多个。

他现在知道自己体察灵魂伴侣链接的体验与大多数人不同。那不只是一种感觉,也不仅是合拍。他超于常人的感官和对自己身体与能力时刻的警觉意味着他能亲眼看见这一切发生:突然改变的电子生化通路;他的生物磁场是如何自己延展,匹配,自动调和;所有那些细小的生物学反应,不太可能被挖掘成浪漫诗篇。因此在匹配个数方面也异于常人并不是什么夸张的推断。

克拉克把领带往床上一扔,叹息着。他只知道命运是铁了心要把他和最不合适的人牵到一起。他与蝙蝠唯一的共同点是披风。与韦恩的共同点就更少了。

他回想起在氪星侦察舰上与乔-艾尔一起度过的短暂时光。父亲告诉他,氪星早在几世纪前就放弃了自然分娩。克拉克不知道这是不是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因为自然分娩产生的链接是无法预测且不可控的,能穿越公会,阶级和血脉的限制。

他双手揪住头发。得一步一步的来。先安然无恙的度过今晚,再说后面的。第一步,留个好印象。他又把领带捡起来,然后又绝望的发现自己还是破译不了“休闲优雅款”的意思。

留他一人决断会让他完蛋的。他从床上丢满的西裤衬衫外套下面翻出自己的手机,给露易丝打电话。接通时,他能听见那边准备食物的盘子叮当作响。

“嘿,是你。赶紧说,我只有两只手。”

“蓝色领带还是红色的?”他问道。

“两个都不能选。”

“有着装标准的,露。我搞不清楚这些花哨的视觉描绘。能再给点关于外套的建议就更棒了。”

“你是去哪来着?”

“湖畔俱乐部。”

露易丝吹了声口哨。“真时髦。好吧,如果拿不准,就穿黑色。但是别一身黑,不然你会看起来像被从葬礼上赶出来一样。蓝色领带能衬托出你的双眼。祝你约会好运,别让他给你压力。”

“这不是——这真的不是个约会。我们会谈公事。”

“嗯哼。那就祝你——我不知道是啥让你如此小鹿乱撞——的会面上好运。”

“会议,”克拉克干巴巴的接茬。“谢谢啦。顺便,你的意面要煮过了。”

“哇,你真能听出来我要煮过——啊啊该死,我得挂了——”

-TBC

---------------------------------------------------------------

*译注:

*Kahina Ziri,电影里被卢瑟教唆指证超人的黑人女性。

*意译,原文指对待事情认真较劲的态度。

评论(4)
热度(108)

© 望生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