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生塔

Sleep now, and dream of the ones who came before.

[授翻][Superbat]持子之心 grasp his heart 1-3

#写在前面:本文涉及灵魂伴侣,双掉马,BvS重写。

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持子之心(一劳永逸)

原作:Steals_Thyme (Liodain)

AO3原文: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译者:sherrystoneage

1-1  1-2

 

第一章 Part 3

 

*

这家餐厅正如克拉克担忧的一样令人生畏。位于三十八层,是湖畔大酒店皇冠上的明珠,能将哥谭的夜景尽收眼底——总体来说,这比哥谭地面上的景色美多了。餐厅昏暗的灯光和宾客的絮语让克拉克几乎能相信下面不远处的港口没有充斥着丢弃的军火,沉在水底的死尸,和静待合适的引子就能引燃的化学试剂。

希望着今晚的会面能因港口爆炸而搁浅恐怕不是什么合适的想法,尽管如此,克拉克还是以一种无声的方式向霓虹色的ACE化学标识恳求着。

韦恩还是按时出现了,免去了他不必要的压力,这超出了克拉克对他的预期。他热情的向老板娘打招呼,却对克拉克伸出的手视而不见;这也许是种无心的怠慢,也许不是,不过绝对是以他的标准做得出来的。

他们的桌子,自然,位置非常完美。

“哥谭,”布鲁斯在他们入座时对他说道。他们的身影清晰地倒映在黑暗的玻璃窗上,点缀着城市的灯光。“感觉如何?”

“实话实说,韦恩先生,我本对它敬而远之。但从这儿看?美极了。”

韦恩似乎对他的反应感到惊喜。“夜晚确实隐藏了许多罪恶,”他回答,坐着解开了外套。

他看起来和宴会那晚一样干净利落;头发精致打理过,领夹与袖扣泛着金属光泽,然而亲切的笑容之外,眼神和肢体语言却透着同样的紧张感。这次——他看起来不是在全然防守,却很警惕。

考虑到他们上次相遇的情形,这并不意外。甚至是受欢迎的。克拉克不知道如果韦恩选择了魅力攻势,他该如何应对。

他把那令人不寒而栗的想法放在一边,浏览着菜单。韦恩对酒水的展示兴致缺缺,让侍酒师很不好过。(“这是个海鲜餐厅,点白葡能有多离谱?”)

没有价码。克拉克几乎能听到佩里例数着公司的开销,一边试着推测出这里价格最合理的菜。一个都没有,他的常识告诉他。韦恩也许向他投出了橄榄枝,不过克拉克没有心存半点幻想。韦恩并不特别喜欢他,很可能想从他这里得到点什么,他把克拉克带到这来,因为这超出了克拉克的舒适区。付出代价只是时间问题*。

野生菌沙拉能有多贵?即使加了扇贝?对他来说应该还好。黑鲈鱼做主菜。还好。韦恩点了份完全不在菜单上的东西,让服务员和侍酒师一样不好过。好,非常好。

柔和的灯光打在韦恩不可思议的颧骨上,他对着服务员轻笑着。上帝,这可真不太好。

“所以,肯特先生,”韦恩说道,服务员从他手里接过菜单退了下去。“之前我读过你写的关于大都会为回收设施设立的税务基金处理不当的文章。”

“你记得那篇?”那是克拉克刚到星球日报做的最早的几篇文章之一,而且很可能是篇枯燥的例行公事的报道。“你真读过?全部?”

韦恩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名声,至少对自己这方面的名声觉得很有趣。“唔,只读一半不太好,”他说。他用一根手指敲打着桌面。“我倒是记得你细致的研究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你有双善于观察的眼睛。”

克拉克热切希望韦恩不会把他挖去他公司的审计部门。“你能在那文章里发现些有趣的东西倒令我印象深刻。”

“谁不喜欢早餐时读读令人兴奋的市政欺诈丑闻?”

又来了,这种被轻嘲的感觉。真诚也许是最好的,也是最安全的回应,于是他笑笑,回答道,“谢谢您,韦恩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夸奖。”

韦恩从容的接受了回应,举起酒杯祝酒。他的眼睛从克拉克握在高脚杯茎上的手指上弹开,跳到他的嘴唇,再跳到他的双眼。“为新闻调查。”

所以——不是嘲笑,更像是挑逗。克拉克不确定这好不好。这仍让他的胃像脆饼干*一样扭成一团。“也为…书,”他回应道。

韦恩嘴角抽动了一下,好像并不是很想笑。他们轻轻地碰杯。

他们的餐到了。在毫无必要的摆弄好了餐巾后,克拉克把自己的智能手机放在了两人之间的桌面上。

“介意我录音吗?”这不太得体,尽管这是他来这里的最终目的,克拉克发现自己开始倚靠起自己的中西部口音。原谅这个小镇男孩吧,他所做的,他不晓得。*“我知道这不太礼貌,但总比在餐桌上做笔记好些。”

韦恩低头看了看手机,皱起眉头。一瞬间克拉克敢发誓对方忘记了他们来见面是为了工作,不是娱乐,但之后韦恩摆出了一个略刻意的微笑。“开始吧。”

他等着克拉克设置好手机,然后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一道道开胃菜,而且一点也不像是在背诵事先准备好的台词。

克拉克准备的提问应付文章要求绰绰有余,他还是问了几个不太刁钻的问题——公司兼并的长远规划;与大都会图书馆协作运营项目的后备保障等等。韦恩对答如流。他也许在为宣传造势,但这是他全身心参与的事业。

在韦恩冷嘲热讽的坚硬外壳下,有一种少见的激情,超越了他通常面对的那些天衣无缝的废话,克拉克发现他想知道还有什么是他热情背后的动力。如果他把手伸过桌子触碰他的手背,唤起他们之间的链接,那么也许——

也许他会像宴会那晚一样无情的拒绝克拉克,仿佛面临着生死攸关的大事。

“我能问你个事吗?”餐盘被清走时,韦恩说道,手里拿着酒杯倾身向前。他续杯了好几次,明显放松了许多,虽然据克拉克观察他杯子的液面基本没怎么动。克拉克这边,已经被他紧张地小口喝着干掉了三分之二瓶。他在韦恩的注视下动了动,把它变成了轻轻欠身,好像喝醉了一般但还是装作全神贯注。

“也许是该你提问了,”他说。

“那天晚上,在卢瑟那儿。你在楼梯上抓住了我。”

克拉克又重新燃起全部希望。也许报道基金会只是个借口,他虽然极尽躲闪,他还是在想着他们的相遇。克拉克又啜了一口葡萄酒试图镇定自己。

“你有没有注意到别人?”

韦恩的声音礼貌地询问着,目光平稳坚定。感觉像是在试探,而克拉克除了诚实应答没有任何理由说别的。

“只有你,布鲁斯。”

他听到布鲁斯——该死的。韦恩轻轻地吸了口气,毫无掩饰的懊恼神情从他脸上一掠而过,但很快消退了。之后他抹平了表情,隐隐露出敌意。他把目光转向克拉克肩膀上方一点。如果刚刚是在试探,那他彻底搞砸了。

“对不起,韦恩先生。”克拉克的沮丧绝大部分是真心的。他很可能没法过这个坎,但他可以转移话题。“我没看见任何人。你为什么问这个?”

“咱们没必要拘泥礼节,可以叫我布鲁斯。”韦恩说。他肩膀松垮下来,但紧紧地盯着克拉克。“我问是因为卢瑟在我背后步步紧逼。”

“我不懂。这是为何?”

“有人侵入了莱克斯集团的服务器,搞了点间谍活动。斯塔格[Stagg]也受了点牵连,还有奎恩[Queen],这造成了些公司间的紧张关系。韦恩集团自然不会采取这种卑劣的手段——”

“不不,当然不会。”

“——但这并不意味着莱克斯不会在这上面大做文章。他很惹人烦。”

“你想知道我有没有在那下面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对啦。”

他仔细回想着——他几乎没有注意到楼下那间有玻璃墙的房间,因为那天晚上只有一个人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克拉克僵硬地笑了笑。“只有你,布鲁斯。”

“我在找洗手间,”布鲁斯平滑的说着,没有明显的懊恼。“这是个公共酒吧的老问题。”

“很显然。”克拉克停住,皱起眉头。手指敲着桌子边。

“怎么?”布鲁斯说。他的声音低沉。期待着。

克拉克慢慢吐出一口气,然后倾过身点了点手机,终止了录音程序。布鲁斯略微抬起了眉毛。

“为什么关心商业间谍活动的某人会让自己的私密数据无人监管,没设安保,很容易接触,还光天化日的放在一场公共活动中心?”

“这——这是个好问题。”但没好到让他不对此生气,无论是什么原因。布鲁斯向后靠在椅子上,双臂交叉在胸前。“让你这么一说。”

“你觉得卢瑟在引某人上钩?”

“嗯。”布鲁斯的眼睛失去了焦点;他咬着拇指甲陷入了沉思。

“你觉得服务器上会有什么?”

一阵沉默。布鲁斯把拇指从嘴里挪开,说道,“不知道。”

“如果知道你会告诉我吗?”

布鲁斯的表情丝毫未变,很显然陷入了永久性面瘫*。

“这是你邀请我来的真实原因吗?”

布鲁斯似乎给出了粗略的想法。“我与新闻界的关系很复杂,肯特先生,”他说。“这不是我邀请你来的原因,但我对你在这件事上的可能看法很感兴趣。”

“唔,”克拉克说。“很高兴我们澄清了这一点。”

布鲁斯勉强笑了笑。“坦白说,”他说。“这都是私底下的话——我想知道被盗信息的内容,我也想知道是谁拿走了它。”

而且他想让克拉克帮他找到它。对他调查性写作的奉承现在看来目的性很明显。显然,布鲁斯是那种只有有利可图时才会对克拉克的能力不吝溢美之词的人。

就好像昨天把蝙蝠钉在墙上的想法还不够糟糕似的,克拉克叛逆的想象力展示了韦恩可能从他更独特的能力中获益的几种方式。克拉克咬了咬脸颊。

“肯特先生,我们能在这里达成协定吗?”

“我不太确定。”

“甜点?”韦恩建议道。

“不了,谢谢。”

“没法忽悠你*,”韦恩小声说。然后,更响亮清楚的冲克拉克说道:“那我们就直入主题吧。你要价多少?”

“你说什么?”

布鲁斯攥起餐巾扔到桌上。尽管今晚的他够和善,但他不是个喜欢被浪费时间的人。“找回数据同时让我的名字远离不可避免掀动起的媒体风暴。你要价多少。”

“韦恩先生——布鲁斯,”克拉克说道,努力有意识的让自己放松下巴。“我不会被收买的。如果这里有问题,我会尽自己所能报道事实真相——”

“好吧,不用金钱。”韦恩对自己行贿被拒丝毫不受影响。他可能都不认为这是在行贿。克拉克觉得,如果你足够富有到能用钱买到任何东西,没什么在合适金额的支票下解决不了的问题。“也许信息可以。如果你想搞独家新闻,我能给你个故事。你对蝙蝠感兴趣。我能告诉你关于蝙蝠的事。”他顿了顿。“这才是你来这儿的真实目的,不是吗?”

克拉克缓缓呼了口气,摩挲着脸,尽量不让自己感到受辱。韦恩竟然以为他会为了那些未经证实的谣言出卖职业操守。在这一点上,只有傻瓜才会相信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任何东西。

尤其现在他已经得到了蝙蝠相关的第一手情报,也很明白该如何再次吸引蝙蝠的注意。

“不,”他答道。“我不觉得我愿意做你肮脏的工作,韦恩先生。”

韦恩静默了一会,面无表情。然后,“那太遗憾了,”他用略淫荡的口吻说道,冲着路过的服务生抬起下巴,比划着买单。他俩同时向单子伸出手,黑色的皮夹僵在两人桌子中间。

求你,克拉克想着。别让我当众出丑*。

韦恩什么也没说,只抬起眉毛轻轻地拉着。克拉克只能死咬不放。“让我来买单。如果觉得困扰你可以去找星球日报会计部门理论。”

“如果你不打算在我身上做报道,那让我付款没什么错。”韦恩说,冲他挤出了一个神秘的V字形微笑。照片里可能看起来不错。“一般都这么干,不是吗?所以。我请客。”

克拉克摇摇头。“如果我不——韦恩先生,您主动做出邀请本已是付出。我不会不考虑这一点,只因为我们有,额…”

“道德冲突,”韦恩接过话,仍摆着那恐怖的微笑。他的手在皮夹上动了动。他们的手指碰到了一起。

一瞬间韦恩的整张脸上流露出一种纯粹的震惊,克拉克突然意识到他之前不愿握手的原因。他自己的呼吸也卡在了喉咙里,皮肤泛起阵阵颤抖的涟漪。强烈的联觉*在他脑海里如银铃般作响。

克拉克着迷的看着他俩的电磁场在相互作用中鼓动着,闪耀着。韦恩突然松手放开了皮夹,浑身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他确实感觉到了。尽管他不喜欢,但他还是感觉到了,这——这非同小可。克拉克对此不能无动于衷。

“好吧,”韦恩平静地说,整理了下袖口。“随你便。”

 

-TBC

 

-----------------------------------------------------------

*译注:

*直译为另一只鞋掉下来只是时间问题。

*原文Pretzel是一种法式双圈脆饼干,样子像互相扭成的绳。

*原文Forgive the country boy, he knows not what he does. 这里应该是取材自圣经,源自Luke 23:34 Jesus said, “Father, forgive them, for they do not know what they are doing.”

*直译为只有一人在敲响他的警钟。

*原文a terminal case of sangfroid,这里还是把沉着冷静意译了一下。在这里请想象大本的面瘫脸哈哈~

*原文为No sweetening you up. 这里稍微意译了一下~

*这里意译了,原文don't make a scene,本意是指在公共场合闹事。

*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感知联通。

#祝大家双节愉快!咱们节后再见!~

#2017.10.30修订

评论(22)
热度(150)

© 望生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