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生塔

Sleep now, and dream of the ones who came before.

[授翻][Superbat]持子之心 grasp his heart 2-1

#写在前面:本文涉及灵魂伴侣,双掉马,BvS重写。

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持子之心(一劳永逸)

原作:Steals_Thyme (Liodain)

AO3原文: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译者:sherrystoneage


#虽然非常少,但以防敏感词bug,先放外链:

随缘指路

AO3指路


前文:

1-1  1-2  1-3  1-4  1-5


第二章 Part 1


*

一个权力真空区出现在哥谭码头附近的犯罪集团网络中——一个由桑托斯[Santos]的被捕及随后被谋杀所留下的空洞,对此蝙蝠既没时间也没资源产生任何特殊的感觉。桑托斯是个小喽啰,但食物链下层总有更多的人为了争取新的地位而拼命。不断升高的地位可带来更多的安全感。

蝙蝠若不充分利用集团内斗来铲除科尼亚杰夫[Knyazev]的交易网络就太愚蠢了。这就是为什么他刚刚撞毁了一艘停在船坞里的豪华游艇,企图追捕一辆越野车,里面满载着争吵不休的喽啰们,正不停地用.45手枪打他的轮胎。他也许较以往欠些谨慎,但他现在心情不是很好。

他猛踩了一下手刹,转了个90度的小弯进入仓库间的一条旁路,然后再次变道至主路。港口的布局将会迫使他们转入一条邻近的路,而他将在那里截住他们,还有五秒,四秒,三——

蝙蝠车前灯扫过一个人,站在路正中间,侧着身对着他。蝙蝠全凭本能猛踩刹车——几分之一秒后才意识到那是超人本人,脊背挺直,傲然站立,仿佛他生来就有资格霸占蝙蝠即将进入的空间。他的披风如战场上的旌旗一样飘扬在他身后。

车轮在柏油路上尖声划过;蝙蝠车像鱼尾一样被瞬间弹开,在他徒劳的握紧方向盘试图转弯时扭伤了他的肩膀。他做出最后的努力试图绕过这固执的拒绝他妈该死让道的外星人,但一秒后剧烈的撞击就冲上了他的脊柱。超人就这样扭个屁股把他弹进了一个集装箱里,在撞击回弹的一刹那间,他的表情冷酷无比。

蝙蝠车从集装箱上弹开,旋转着绕了一个大弯,最后卡在了龙门起重机的一个钢桩上。

他的耳边充斥着压变形的金属发出的咯吱声,一系列系统状态失灵的哔哔报警声,和他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他瞥见了仪表盘上自己惊恐的白眼。

他的右手被紧紧的卡在驾驶座边框和制动器底座之间。他闷哼着试图把手拉出来,没能成功,还疼痛难忍。感觉至少有两根手指骨折了。他解开臂铠的搭扣;皮手套有足够的空间让他能从被压碎的金属中把手拿出来。在闪烁的仪表灯光下,他能看到自己的手指已经肿了起来,关节处开始泛起淤青。好极了。这下他一周都不能给自己系鞋带了。

如果他能活到那个时候。挡风车顶被掀起,伴着金属撕裂的尖利声响被从液压铰链中拔了出来,扔到了一边。蝙蝠在自己被毁成壳的蝙蝠车里站了起来,直面这位愤怒的神祗。

“你需要停下来,”超人说。他背靠码头的探照灯,脸上的阴影雕刻出他的颧骨。“人们正在死去。”

他通情达理地说道。这个道貌岸然的混蛋。布鲁斯能背诵出每一个大都会中在这位横冲直撞的重锤意识体下失去生命的人的名字。

他双拳紧握;狂怒下的他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他狠狠瞪着超人,心想今晚,或者不久之后的一晚,他的脸将是他看到的最后一样东西。

“伪君子,”他说道。

超人的脸从雷鸣般肃穆的皱眉中放松下来,变成了某种关心的表情。“你受伤了,”他说。他的声音如熔化的铸铁;浸入布鲁斯的皮肤,温暖而又危险,他突然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一切是多么不可避免。

当超人的指尖拂过他裸露的手腕时,布鲁斯的整个身躯颤抖了一下,呼吸被生生滞在了喉咙里。脑海里,丧钟正鸣*。

“不,”他说道。惊悚的现实感降临在他身上。他从来没相信过,并且打心底热切地期望着,能继续不相信下去,然而面对着活生生的证据他除了认同这苦涩的真相,别无选择。

他当然不配拥有另一个人类。他本该明白,他只可能与怪胎为伍。

“你的手指骨折了,”超人说道。他声音的回响沿着布鲁斯的脊椎蜿蜒而下扩散至他的全身。

“别碰我,”他徒劳地说着。超人已经把手滑向了他的前臂,缓慢而坚定地扭转过来,样子就像在拿捏一只受惊的动物。布鲁斯被触到的皮肤像针尖一样刺痛,他冒出一身汗。一个错误的动作他就可能将布鲁斯的骨头捏成粉末,或者将他的手臂从肩臼中脱出,但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正体验的身体反应并不是恐惧。

“我本猜想这会,额。我们是…”超人认命地说着,叹了口气。他的手指动了动,轻柔地按在布鲁斯手腕处纸一般薄的皮肤上;他静脉中的血液以几分之一毫米的距离在超人指尖下流淌着。外星人抬头看向他,眉头皱了起来。“…你还好吗?”

他在检查他的脉搏,布鲁斯模糊地意识到。他的心脏莫名急切地在胸腔中撞击着。他感觉自己像是被逼进了角落里,背抵高墙,走投无路。

“关你什么事,”他从牙缝里磨出一句。他甩手挣脱。超人让了他,尽管他只需攥紧手掌就能徒手将布鲁斯紧紧拷住。这对他易如反掌——将世界,连带着布鲁斯一起,屈服于他的意志之下。

“我来是为了阻止你,但这不意味着我希望看到你受伤,”超人说道。“我了解你的能力,但你仍与任何人一样是血肉之躯。”

“任何人,除了你。”布鲁斯的手传来阵阵钝痛。听到对方指明自己并非完美,欠于所衷*,他咬紧牙关,怒意折骨般冲冠而出。“告诉我。你会流血吗?”

超人看起来像是吃了一惊,竟然。布鲁斯伸出完好的那只手——他带着手套的手——一把握住了对方的脖子。他能感觉到超人的咽喉肌肉在吞咽时的蠕动,感觉到他的血液奔涌跳跃着,一如布鲁斯自己的一样。他的瞳孔散大。他简直就像个真人*。

“蝙蝠,”外星人说道。

他的嘴动了动,却无话可说。也许他本该下个最后通牒,但他却轻而易举地将自己从布鲁斯的手中挣脱,向车后退了一步,悬停在柏油路面上方。一股上升气流舔舐起他的披风。

“下次,”他说,又重重地咽了口气,转过身。“下次他们再照起蝙蝠灯的时候,别去。*”

他回头看了布鲁斯一眼,然后跃起升空,直入云霄。打破音障的音爆声在布鲁斯身体里回响着。

*

布鲁斯全身被汗水浸透,摘下头罩后,汗水沿着发丝滴落下来。他立刻被蝙蝠洞的寒冷空气浇了个透,但这也意味着他开始冷的发抖了。他草草包扎了下手指,干吞了几片止痛药,扯下剩余的制服,摇摇晃晃地上楼倒在了他的床上。

在那里,他急促地,几乎神志不清地自慰着。他很快激烈地高潮了,那让他一瞬间不省人事。

他躺在那里喘着粗气,渐渐等待理智上线。

好吧,他想着,从床上爬起来。让我们理智地分析一下。他无视了游荡在湖边别墅落地窗上自己颓废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走进了浴室。

如果他假定灵魂伴侣——他几乎无法不带一丝厌恶之情地想着这个词——如果灵魂伴侣作为一种现象存在,那么,根据定义,每个个体只可能与一个人以这种方式关联起来。一个伴侣。单数名词。布鲁斯与两个截然不同的人都经历了这令人费解的一幕这一事实提示了以下几种可能性之一。

要么:多元伴侣是个未被纳入的自由变量(好像事情还不够复杂一样)。

或者:肯特是他的…分配伴侣,而布鲁斯对超人的反应要么是由于他对他持续已久的关注造成的性心理短路(在几个层面上让人不舒服),要么就是某种无法预料的外星生物学反应(在更多的层面上让人更加不舒服)。

或者:超人是他躲不过的十字架*,而他只是恰好在通常意义下被肯特吸引(叹气)。

或者——这是他个人偏爱的结论——压力和疲倦正让他付出代价,他无法相信自己对肯特或者超人反应的真实性,然后这整个概念仍旧可以被归因为贺曼公司*的营销策略(不过这不是他想想就能让这成为事实的)。

他拧开淋浴,分出一绺心思懒洋洋地想着肯特,这一看起来越来越有吸引力的选项。他突然,鲜明地,回忆起他把肯特逼迫在哥谭小巷的砖墙上的一幕。

布鲁斯把额头靠在浴室冰凉的砖墙上,轻轻地低吟着。

*


-TBC

--------------------------------

译注:

*原文His bell is tolling. 直译他的丧钟正在鸣响。

*原文:less than the sum of what he believes。感觉翻译的不好,亲们给建议一个四字短语吧...

*原文直译为他是个了不起的真人复制品。He is a remarkable facsimile of a man. 我好喜欢这句话~

*电影原词:Next time they shine your light in the sky, don't go to it。

*这里意译了,原文为the Superman is the one he's been burdened with,直译为超人是他的负担。译者个人认为这里引申义为超人是a cross he must bear。与超人的耶稣隐喻有关联。当然这里没有原著那么严肃向,略有调侃意味~布鲁斯你认命吧,你命中注定要有超人这一劫Hhhh

*Hallmark,一家著名的电子贺卡及电影娱乐服务公司



#布鲁斯遇见了克拉克;克拉克遇见了蝙蝠侠;终于在这里,蝙蝠侠遇见了超人。

#这一节布鲁斯碎碎念的心理活动真是可爱极了,带点学霸特色Hhhh~~

另外布鲁斯意识到与超人的链接时的心理活动让人心疼。显然相较于布鲁斯与蝙蝠侠,克拉克更喜欢前者;而相较于克拉克与超人,布鲁斯最有反应的是后者…最后,他显然是为了规避超人才被动地选择了克拉克。哎,这俩人啊…


评论(7)
热度(85)

© 望生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