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生塔

Sleep now, and dream of the ones who came before.

[授翻][Superbat]持子之心 grasp his heart 2-2

#写在前面:本文涉及灵魂伴侣,双掉马,BvS重写。

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持子之心(一劳永逸)

原作:Steals_Thyme (Liodain)

AO3原文: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译者:sherrystoneage


随缘指路

AO3指路


前文:

1-1   1-2   1-3   1-4   1-5   2-1


第二章 Part 2

*

严格来说,克拉克按时上交了自己关于哥谭巨人队的那篇报道,但他会是第一个承认文章质量欠佳的人。佩里毫无保留地同意这一点,这就是为何他被甩给了一则关于商业应酬的报道,如果不完全是在线发表,将被毫不意外地分配到广告中间不足两英寸的小专栏里,在这之后他才被允许继续报道韦恩。

这工作主要包括在装饰华丽的大理石休息室里闲逛个几小时,等候着高傲势利的酒店经理们,这并不是他记者生涯遇到的最辛苦的差事,但绝对是最无聊的之一——有时还很令人困惑。一段时间后这些高级酒吧全都混在了一起。这是亚特华德*还是世纪酒店*来着?他看了一眼自己苏打水附带的纸巾上的标识。大酒店*。对。

一个手提包落在了他饮料旁的柜台上。

“打扰了,”包的主人说道。克拉克抬起头,看到一个梦幻般美丽的女人,身着一袭深红色的摩托夹克,踮脚跨坐到他身旁的高脚凳上。“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额,嗨,”克拉克说道。这立马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一个友善的微笑不会有什么不妥。“当然。”

“你认识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的微笑在他能控制住前萎了下去。“谁不认识他呢?”

“我是说,你与他很熟。我看见你与他说过话。”

“从不缺人等着与他说话,”克拉克说。她看起来不像是要八卦地逼问他,但如果她是,克拉克恐怕没法忍住不哈哈大笑。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慈善宴会那晚看到过他们——他希望知道自己需要做多少“合理的推诿”才够用——但他猜测她并没有认真听。她打开手提包,皱着眉头翻找着什么。

“该放到我的口袋里呢,”她道歉道,接着脸上绽开了笑容。“啊,在这里。”

她拿出了一个墩厚的黑色设备,看起来像一款过时的2005年款不知名的MP3播放器,并把它滑过酒吧柜台递给了他。克拉克一眼就看出这是什么,但他还是拾起它仔细查看着。

“这是他的,”她说。“那里面有我想要的东西,但我不能解密数据。我觉得他可以,不然他也不会费心去偷。”

“等等,”克拉克说。“你从哪得到的这个?”

“从莱克斯集团的服务器上,”她说,就好像克拉克问了一个非常显而易见的问题——从技术上讲,他确实是。“在大都会图书馆慈善募捐会上。还记得吗?”

所以,是在慈善晚宴。这比烛光晚餐约会给了他更多的斡旋空间,尽管这已不是他所关心的内容,因为显而易见她不会将他的大头照贴满哥谭小报的头版头条——而且借此,他终于确认了他一直以来怀疑的猜测。

“好吧,”克拉克说,揉着额头。这不是最令人震惊的结论,但他对此并不感到多高兴。“我不能拿这个。我没法还给他。”他把偷数据的玩意儿又滑回给她。

“为什么不能?”她说,又把它推了回来,直到碰上了他的手指。“这是他的东西。”

“我知道,他一直在寻找这个。”他说道。“你是谁?”

“我的名字叫戴安娜。”

“戴安娜。他已经认为是我偷了这个。”

“从另一个窃贼那里偷,算是偷吗?*”

“尽管我很欣赏你对待赃物的哲学方法论,但我觉得当我还给他时这可没法洗脱掉我的罪名。”克拉克说。“为什么你自己不去还?”

“因为拿走它的人是我,”她简单地说。“我猜他不会对我存有任何好感,况且我仍然有求于他。我不认为这是个充分的筹码。”

“他对我也没多少善意。”

“我在楼梯上路过你们的时候,你们看起来挺亲密的啊。”

克拉克摇了摇头。他明白当时他们俩看起来是什么样,互相倾身靠近像是在互倾秘密。那看起来不是信任,至少也是友谊的暗示,尽管现实并非如此。

戴安娜容忍地叹了口气,向四周扫视了一眼。“我本不想走到这一步,不过,”她说着,双手环握住他的手腕。她坚定的目光与他视线相交,乌黑深邃的双眼紧紧注视着他。“看来我必须要说服你了。”

“哦。额。听着,你很漂亮,可我不——”

他试图举起她的手,但他没法挣脱她的束缚。她的力量与他旗鼓相当,至少以他可以在工作日午餐时间,在一间不太繁忙的酒店吧台上使用的力量来说。

克拉克让自己一动不动。

“我知道你是谁,”戴安娜低语着。“请求你,我以盟友的身份向你请求。我…我非常想得到这设备上的东西。”

“你是谁?”克拉克再次向她问道,语气相比之前动摇了许多。

“我是天堂岛的戴安娜。”

“天堂岛,”克拉克重复道。他不知道那是哪儿,但他知道那不可能是哪儿。“不是氪星。”

“不是氪星,”戴安娜说着,声音中饱含着真挚的同情。然后她倾身靠近,脸上的笑容绽放出光芒。“你想多聊一会吗?我再给你买杯苏打。”

*

布鲁斯没完全恢复意识之前先感觉到了痛。他卷起身子下床进入厨房,在那里阿福让他坐在高脚椅上,用夹板为他好好固定了手指,喂给他足够的浓咖啡和阿司匹林,使他能独立工作。距黎明还有一小时;一切都安然而沉静。

“我看到车了,”阿福说道,摆弄着布鲁斯的手指,没理睬他自齿间溢出的嘶叫。“我想也没必要问什么了。”

布鲁斯绝对要开始头疼了,就在他后脑勺正中间。他肩膀僵硬,骨头里清晰地刻印着蝙蝠车撞在超人腰侧时的冲击力。“不,”他说。“昨晚。我遇见他了。”

阿尔弗雷德暂停了手中的动作。“啊,原来如此,”他说,然后继续按压医疗胶带。“好了。至少一周不能击拳。”

“没问题。我可以调整一下跆拳道的技法。也许可以复习一下压力点。”

“布鲁斯少爷,”阿福尖刻地说。

“三天。”

“一周。”

“五天。”

“一周。你一小时后有董事会,而且那里的研发部门你也该去出现一次了。现在告诉我,当这不幸的事故降临的时候,布鲁斯韦恩在做什么?”

“不确定。”布鲁斯站直身子,在回卧室的路上添满了自己的咖啡。疼痛仍在他意识边缘游走。“什么听起来像是个不错的中年危机?”

“当义警,”阿福建议道。

布鲁斯对使用一只胳膊穿衣服很有经验,所以只是领带给他带来了点麻烦。他努力整理着松垮的温莎结试图让它更得体些,阿福在一旁节制地纵容着他,直到布鲁斯叹了口气,皱着眉头认了输。

“所以,”阿福低声说着,将领结系整齐。“他是你一直害怕的那样吗?”

他感受着超人握在他手腕上的手,胸口像受了内伤一般疼痛着。

“更甚。”布鲁斯说。

*

布鲁斯在会议中途收到了私人助理发来的一条信息,伴随着一串响亮的电话铃声,因为布鲁斯韦恩不会为任何人将手机静音。正读着自己满满当当的幻灯片的高级助理停顿了足够长的时间,布鲁斯不太真诚的道了个歉,走出了会议室。

肯特想再次与他见面。他这次应该让格蕾丝来做安排,正如他上次本该做的那样,但她还是直接给了对方自己的号码——

,他发信息给肯特。

今晚见面,肯特三十秒后就超积极地回复过来。星球日报旁的杜蕾酒吧,晚7点?

无论是为什么,这得等等了。布鲁斯今晚已有安排。

通知得太晚。周六可以。

没问题。一样的时间地点。

布鲁斯回了个肯定答复,然后才意识到他甚至都没问肯特见面的缘由。

“上帝,”他小声嘟囔着。他把手机撂回口袋,直了直夹克,准备着悠闲地荡回会议室。

 

-TBC


-----------------------------------------------

译注:

*The Atwater, the Centennial & The Grand。都是酒店名。

*电影原文:"Is it stealing, to steal from another thief?" 


#戴安娜出现啦!可以看出这里使用了正联预告片里的形象~So cool。

#阿福的deadpan sarcasm技能满点。

#求助:lofter普通文本编辑中到底能不能使用斜体?编辑框里只有加黑及下划线,没有斜体。。。长文本倒是有但是需要加图。用得熟的亲们帮忙指个路?


评论(11)
热度(87)

© 望生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