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生塔

Sleep now, and dream of the ones who came before.

[授翻][Superbat]持子之心 grasp his heart 2-3

#写在前面:本文涉及灵魂伴侣,双掉马,BvS重写。

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持子之心(一劳永逸)

原作:Steals_Thyme (Liodain)

AO3原文:grasp his heart (once and for all)

译者:sherrystoneage

前文:

1-1   1-2   1-3   1-4   1-5   2-1   2-2

SY指路

AO3指路

第二章 Part 3

*

“你那有个属于我的东西*。”

玻璃展示柜上戴安娜普林斯沉思的表情*预示她可能有话要为自己说。布鲁斯挽住她的手臂,企图把她引到更私密的地方好说话,但她灵巧地转过肩膀,像股青烟一般从他手中挣脱。

这一招动作优雅,且训练有素。无论她是谁,她曾受过武术训练。这有点超出了他的预期。她转身过来时,布鲁斯冲她微笑着,她微微抬起眉毛,礼貌地问询着。

“韦恩先生?”她说。

这次,布鲁斯为她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她的视线从他的脸扫过他的手指——不再戴着夹板,经历了午餐时与三明治包装纸的一场短暂决斗,但绝对还泛着淤青——然后把手臂放进了他的臂弯里。

“正如我说。”他们穿行在博物馆的赞助人们之间;穹顶吊灯的金色光芒与闪耀的钻石和金色亮片交相辉映;水晶高脚杯中的香槟嘶嘶冒着泡。“你那有个属于我的东西,我想要回来。”

“你我都心知肚明那东西并不属于你,”戴安娜轻巧地说道。“无论怎样,不在我这儿。”

布鲁斯让他们俩止步于另一个展示柜旁——亚历山大大帝之剑。据称。“咱们别玩游戏了,”他说。

“是谁在玩?”她整了整他的领结,倾身靠近他的耳边低语;她几乎不用踮起脚尖就做到了。她身上的异域熏香让布鲁斯联想到某处遥远而炽热的海滩。“我把它给了你的朋友。”

*

周六晚上的杜蕾酒吧通常十分拥挤,但现在时间还早,克拉克还不必为自己占领的桌位展开辩护。他读完了酒吧墙上框起来的所有星球日报头版,包括所有小字注解,他的第一份饮料快喝完了,一篮薯条在渐渐变冷,墙报之间悬挂的大钟向七点一刻摆动着。

他开始喝他给韦恩叫的第二杯啤酒——他在这呆的时间越长越让他看起来像个半吊子酒鬼——然后决定给露易丝打个电话。如果韦恩在她挂断前还不出现,那就让他自己找时间联系克拉克吧,如果他还想要回自己的间谍设备。

“你得停止在约会中途给我来电话,”露易丝说。“可能令人不愉快,知道吗?”

“这不是个约会,”克拉克机械地回复道。“他人都还没到呢。”

露易丝叹了口气。“听着。真正对你感兴趣的家伙完全有能力按时到场并全情投入。你该有自己的底线,克拉克。”

“这不是个约会,”克拉克又重复了一遍,“我只是要把一个东西还给他而已。”

“嗯哼。你觉得他一个习惯了餐桌上皱皱鼻子就能让酒店少颗米其林星的家伙会出现在杜蕾?杜蕾是不是连个星等都没有?”

“我真心希望没有,”克拉克嚼着一叉子薯条说着。“我要让他像我上次在湖畔俱乐部一样享受享受。”

正当克拉克嘴里塞得满满当当,恰好这时,当然,韦恩终于出现了。他看起来如此普通,当他在隔间对面落座时克拉克几乎没认出他来。他穿着蓝色牛仔裤和一件长毛绒大衣,里面是一件起皱的领扣衬衫。他的头发被凛冽的寒风吹得到处都是。

尽管身着一身希尔斯休闲款,他的微笑比起问候更像是一个警告。

“哦,嘿,我得挂了,”克拉克对着手机嘟囔着。

“我该拿你怎么办,小镇男孩?好了,回聊,祝你好运。”

“没我就先开始了?”韦恩说道,眼睛瞅着他这边的几小瓶啤酒。

“你来晚了。”克拉克把手机放回口袋。韦恩的设备沉甸甸地呆在里面,不过也许他们该先解决掉开场白。“希望你不介意。”

“一点也不。”他完全没给出任何自己迟到的解释,却四处看着像是在寻找服务生。

“我——给你拿杯饮料,”克拉克说着迅速站了起来。如果韦恩打发掉悲惨的服务生张嘴要拿酒水单,他不确定他能活过这份尴尬。“啤酒?”

“要更硬一点的*,”韦恩说道,克拉克发现他能用最轻微的变格让任何东西听起来下流不堪。克拉克走到吧台时基本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却在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完全推测出韦恩想要的是什么时又失了色。在拿着一杯加冰苏格兰威士忌回到他们的隔间时他已然陷入了恍惚神游*。

韦恩大度地接过了饮料,用一只戴着手套的手——黑皮,很可能还很柔软,这使克拉克联想到了蝙蝠,他制服下的拳头,和他握住自己脖子的手指。无论命运和自己的性欲对此怎么想,克拉克决定对此不感兴趣——除却蝙蝠作为新闻头条的潜力,和他作为一个必须要被阻止的罪犯以外。

尤其当他已经有韦恩要对付的时候。他真是倒霉透了,各种意义上。

“不准备久留?”克拉克问道,点头示意着他的大衣和手套。

“取决于我来这的原因。”韦恩转了转酒杯,里面的冰块叮当碰响。他的神色掠过一丝担忧。“我猜这不是个社交邀请。”

但他考虑过这种可能性,还是选择出现了。克拉克想着,心里浮出一股暖意。这几乎能让他在间谍设备这件事上放过他。几乎。他从口袋里拿出设备将它放在桌子正中间。

韦恩看了它一眼,然后看着他。没出手拿。

“不是我偷的,”克拉克告诉他。

“我知道。是戴安娜普林斯。一个美人儿,来自欧洲,惊人的肩膀。我说的对吗?”

“我没法确定她的口音,”克拉克谨慎地说道。“但,是啊。如果你知道她,你本可以让我免去之前这整个一遭。”

“那时的我不知道,”韦恩说道。“我急需尽早收回水蛭,而我以为是你拿了它。”

“是啊。”克拉克叹了口气。“我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韦恩终于拾起了设备。他把玩着它,还恬不知耻地装出好奇的样子。“这绝对不是韦恩科技的产品,我能确定地告诉你这一点。我也不觉得这是奎恩的风格——”

“听着,别在靴子上撒尿说下雨了*,韦恩先生。我知道这东西是你的。”

韦恩抬头向他瞥了一眼,一脸极感兴趣的样子。“这回复够接地气的*。我喜欢。”

“你能不能——”克拉克挫败地举起双手。“对我单刀直入*,就五分钟。求你了。”

“对你单刀直入,”韦恩完完整整地重复道。

“戴安娜在寻找一个一战时期的照片底板。她认为你的水蛭里有什么能帮她找到它。听起来这不像是什么与商业机密有关的信息。”

听起来倒像是韦恩对文物和艺术品复原有涉足,尽管是私底下,匿名的且游走在法律灰线,或者可能仅仅是为了图个爽——但克拉克会等着他不再每每装糊涂,再选择相信他说的话。

“真不像,不是吗?”韦恩温和地回复道。“我猜里面真有可能会有几篇历史性的重要文件。”

这次的他听起来模棱两可,而不是明目张胆地撒谎——他的心跳至少是平稳的。甚至是慵懒的。克拉克可以轻易地相信他对设备上的信息一无所知。

“我向戴安娜保证过会为她找到照片,”他说。

“你是不是习惯向那些你几乎不认识的人做承诺?尤其是它还需要你向另一个你也几乎不了解的人寻求帮助?”

“通常不会,”克拉克说。“但我觉得你会帮我的。这是你欠我的。”

无论‘这’是指归还水蛭还是从始至终的这一切,克拉克让他自己定夺。

“是吗。”韦恩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泛起了皱纹——一个真正的,货真价实的微笑。

这让克拉克可以轻松地把前臂抵在桌面上,稍稍倾身,然后与他目光相接。“布鲁斯,”他用低沉柔软,却并不确切的乞求语气说着。“求你。”

布鲁斯的饮料停在了他送往嘴边的途中,脸上还带着一样真诚的笑容。“我们离开这里怎么样,”他说道,仰头喝干了剩余的酒,喉结在漫长的吞咽中蠕动着。“这地方到处都是记者。”

*

-TBC

------------------------------------------------

译注:

*电影原词:You have something that belongs to me.

*这里的reflection有双关意,既指戴安娜的倒影,也指戴安娜沉思的神情。

*这里其实是双关,stiff既可指酒精度数高(烈酒),字面意义上也有硬的意思,在这里纠结了下取了后者。联想丰富的小记者又要脸红了hhh

*原文has reached a deliriously zen kind of place,直译达到了恍惚的禅宗之境,可以想象小记者是有多紧张又无语了hhh

*原文:don't piss on my boots and tell me it's raining,指某人做了伤害另一人的事,还拿特别蹩脚的理由来搪塞,被对方看穿。

*原文:That's an earthy turn of phrase.对应上文克拉克使用的略有点“脏”的俗语,所以这里布鲁斯使用earthly形容。

*原文be straight with me.(天这里真的笑死我了hhhh从一堆短语——有话直说、单刀直入、直截了当、开门见山、直言不讳、开宗明义——里选了个比较明显能引起联想的词2333)这里直译是对我坦言/直言,或者直截了当地对我说。克拉克没意识到自己也犯了双关的错,让布鲁斯也产生了不良联想hhh所以布鲁斯一字不差地回复了straight with you,意思是我会对你直♂说。整个这一段对话处处藏着双关和略黄的暗示字眼,简直没眼看233333]

#我大概应该先学一下如何发长文字图片(当然实在不行还有SY和AO3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106)

© 望生塔 | Powered by LOFTER